<em id="vjpb5"><i id="vjpb5"></i></em>

<form id="vjpb5"><nobr id="vjpb5"><meter id="vjpb5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vjpb5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《詩經》首篇《關雎》系出沮漳再證無疑

              ——從沮漳河流域的婚俗禮儀看

                2010年前后,我和漢閔先生通過大量文獻和實地田野考察,發現《詩經》首篇《關雎》系出沮漳,并在“國學網”發表,輿論嘩然,各種載體的媒體紛紛轉載;并以此為據,推測沮漳河流域為“中華愛情詩之源”。此論“得到了學術界的普遍認同”。兩位先生袁在平、龔興華伉儷在《三峽史海鉤沉錄》(長江出版社出版,2019年7月第一版)極力推崇。下面,我們發現《關雎》系出沮漳河流域的又一佐證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”這是一則荊楚俗語。荊楚的婚俗禮儀,總體上來說是沿習先秦時代婚嫁中的納采、問名、納吉、納征、請期、親迎的六禮古習,并在此基礎上不斷豐富、發展,形成了自己的鮮明特色。

                從《關雎》在湖北地區婚嫁儀式歌里的分布情況,我們可以管窺荊楚婚俗禮儀的流變。《詩經》的開篇之作《關雎》是上古婚禮中“廟見”儀式上司儀所弦誦的一首贊詞。它描述的是,在婿家祖廟里,一對新婚夫妻對列祖列宗,用“荇菜”作為新娘對祖宗的貢獻,以取得祖靈們對她在家族在身份的認可。近來有學者考證,《關雎》的原產地就在楚地荊州。荊楚稱結婚為紅喜事,婚嫁時請歌班子賀喜廣為流行。擔當儀式司儀之職的往往是本地歌師傅。“加冠禮”唱道:“關關雎鳩在兩旁,在河之洲陪新郎,窈窕淑女容顏好,君子好逑為新郎。”地域不同,《關雎》又有不同“版本”。如潛江市的“洞房禮”:“關關雎鳩進房來,在河之洲兩帳開。窈窕淑女床上坐,君子好逑撒起來。”又如京山縣一帶流傳的“賀新婚”:“關關雎鳩在兩旁,在河之洲陪新娘。窈窕淑女生貴子,君子好逑狀元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程俊英先生《詩經譯注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,2004年7月第一版),其題記引酈道元《水經注》云:“二南(即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)其地在南郡、南陽之間”,因謂“南郡即今湖北江陵一帶,由此可見,二南的產生地,包括河南臨汝,南陽,湖北襄陽、宜昌,江陵等一帶地方,它是國風中最南的地區”。程先生所指的大體區域,其實已把沮漳河流域包括于內,所言極是。查清·同治三年《宜昌府志》卷十四《藝文志》載李炘《創建丹陽書院碑記》:“《詩》三百篇,而楚未嘗無詩,鄭氏樵謂詩芽于楚,《漢廣》、《江沱》,即楚風也”。又載卷十一《風土志》:“凡陳設奠獻諸儀,一稟家禮,祭用童子數人歌《蓼莪》之章,謂之辭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從沮漳河流域的婚俗禮儀和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所分布的區域來看,《關雎》不僅系沮漳河流域的民歌,而且流傳甚廣;歌中還反映出了當時沮河流域民間樂器的發達和歌舞的繁榮;也印證了《詩經》中有大量產生在湖北地區的民歌的觀點。《關雎》詩云:

              關關雎鳩,在河之洲。
              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              參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
              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              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
              悠哉悠哉,輾轉反側。
              參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
              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              參差荇菜,左右芼之。
              窈窕淑女,鈡鼓樂之。

                《關雎》,是一首愛意濃濃、情感熾熱的古代優美情歌,也無愧是一首千古民歌杰作。

                (李云貴,1962年生,研究館員,畢業于武漢大學中文系。)

              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          久久一日本道色综合久久